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有时候我也和老徐一样

我叫张文,可能听上去这个名字就像个读书人,可惜了,我上学那会除了生孩子没干过,真是把坏事做尽了,调戏女同学跟老师对骂打架斗鸥荷饲常事。不像现在学生都有网络这种方便快捷的社交工具了,我上学那会有个手机就是奢侈,家里有个电脑就是富二代,宁要电脑不要对象,可见当时品味和追求,现在还真是后悔……每当我再看到那些漂亮的女同学们,她们总是特别客气的跟我打招呼,你痴心梦想!滚蛋!

虽然这样的上学时光日复一日,回头想想,那时候我们都能做真正的自己,说自己想说的话,现在看看有多少人身不由己呢?跑题了,还是说生活。也不是没有收获,小学时候我认识一个人,在这里就叫他老徐好了,我与老徐的相识只能算是奇葩中的另类,那年特别风行悠悠球这种费手费钱的玩具,如何判断高手和菜鸟?

一般高手都是球不离手的,上厕所提裤子都能甩出来的。所以高手的中指有一段深深的勒痕,我和老徐就属于这种人,不过我俩不是高手,只是傻逼到把绳子打了个逝世结系在手上,最后解不开了…只能用刀割开…还在手指上留了那么一段不长不短的伤疤。

以至于多年以后,我与老徐联系的光阴越来越少,只有没事时看到那条伤疤会心一笑想起老徐,打个电话寒暄几句匆促挂了,我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了,后来我就当兵了,给老徐写过一次信奉告他一切都好,与老徐的联系又少了很多,我第二年兵十月份的时候偶然接到老徐给我写的信,那时候是劝我们这些小小的上等兵留下签士官,不过老徐突然写信联系我,他说等你退伍回来吧,我有事跟你说,打我电话,没换号。

我认为老徐肯定有事,会不会他又去北京了?不会吧,这么多年了,一定没事了,我劝慰自己这样想,为什么会说老徐去北京就一定有事呢?

因为在我们那几年上学时,我记得是09年中考,老徐没能参加,后来我去他家里找他,家里没人,一个月后老徐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见面就骂他,一个月都逝世哪儿了?他没说话,我又骂他,消失一个月哑巴了?顺便还推了他一下。

老徐往后倒了一下,对我笑笑说,没事,我请你吃饭。可是我没有听清,我说老徐你大点声,说什么呢?

老徐没理我,径直走向我,对我笑了笑,这次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老徐的衬衫下面不偏不正多了一条几厘米的伤疤,我哑然不知道说些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徐咳嗽两声轻声跟我说,走吧,去吃饭。我没说话,只是跟在后面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是困惑还是难过?我不知道。

进了一个烧烤店,那时天已经黑了,他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随便,老徐熟练的点了我和他爱吃的和两打啤酒,我们默然了很久,他不说,我不问,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突然他停下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这天要下雨了。

我笑笑,,你怎么知道?老徐说,我的疤会疼。我再一次默然,不是因为别的,我想不出这话应该怎么接。老徐没管我接没接茬,持续说,中考前一天晚上我心情不错,跟爸妈出去吃饭了,吃的海鲜。

第二天一如既往的要去考试,可是我发现一件事,真奇怪,为什么我喝不进去水呢?我困惑的看着他,好像在说正常人怎么可能喝不进去水?他好像也知道我困惑什么,持续说,相对来说,中考和医院我必须选择一个,或者说是我家里选择了去医院,我说然后怎么样?老徐淡淡的说,哦,没什么事,我爸妈奉告我说,医生说有块肉长的太大了压迫到神经,需要割了,没事的。

老徐后面又说了一句话,这是我爸妈说的,跟我听到的并不一样

我愣住,问他,你听到什么了?

他还是那样无关紧要的说,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其实也没什么,是个癌症而已,逝世不了的癌症。

我端着酒杯一直没有放下,许久才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老徐看我这样就说,别当回事,我真的挺好,他起身结账,我愣了一下拿起衣服走出去。

那时气象微凉,很惬意,老徐与我走在那条多少年走过的马路,老徐问我却也是像问自己的一句话,你说为什么会那么疼呢?我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老徐是说那疤很疼吗?还是……

老徐转身说,走吧,回家,下雨了。

我回到家喝了一大杯水,躺在床上想老徐的事,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认为老徐好像变了,说不出来哪里变了,第二天清晨我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我给老徐打了电话,我说,出来吧。老徐只说,好。

可是见面后我那些问题却说不出口,老徐还是那么懂我,就如同上学时候我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我又喜爱上哪个女孩了。

老徐说,想问我什么?或者说想劝慰我什么?其实我不需要那些屁话,这种事无所谓,又逝世不了我怕什么?火葬场天天那么多人烧成灰我也没看见有谁愿意去陪,所以别当回事,我真挺好的。

老徐这番话一说,我就连劝慰都找不到一个适宜的理由了,只能在心里想,老徐挺好的,这不过是件小事。

好景不长,两个月后,老徐又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在见面,已经是半年后,我多了一些持重,而老徐,还是老样子,只是跟我聊天时候又多了些成熟和疲倦。

那年今日,想想一年前差不多也是这时候,也是这个小饭店,也是我和老徐,我没有变更,老徐…他的伤疤长了好多,衬衫已经盖不住了。

我已经学会有些事需要我闭嘴,不能问。

还是喝酒,一杯接一杯。

我说别喝了,去唱歌吧,我愿望炒热一些气氛老徐不至于像个木头一样。

老徐无言,我起身结帐攀拉着他去唱歌。

包厢里,老徐可能是不会唱歌,他的嗓子略带沙哑却也特别。

然后还是喝酒,只有我自己在那里独唱,然后的事就顺理成章,老徐和许多人一样,醉成个狗,无论老徐有多能喝也会吐。

我在旁边无言的忙活着,拿水拿纸,最后我俩坐在沙发上,老徐晃晃悠悠的看着我说,我们认识几年了?我说不知道,没算过,反正比我每一个女朋友都久了。

老徐笑了,天地良心,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老徐这样。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劝慰,老徐就哭,是那种脸上什么表情都有的哭,然后就默然,许久他才说出一句话,这半年,我过的难受。我离开时没奉告你,我去了北京,因为听说那里的高楼特好看,我当然知道他在开玩笑,也在自嘲…

到底怎么了,说吧。我太想知道老徐这半年怎么样。

老徐还是那幅欠揍的表情,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也没什么事,就是又有了几块肉而已,你知道的,就像小时候玩的虫子,我们总是把脚剁了,可是虫子还活着,所以只有把脑袋剁了就好了,有多少脚也没用了,我就是去把脑袋剁了。

我说: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你没事吧?这句话问完我都想笑了,怎么会没事呢…

老徐打了一个酒嗝慢吞吞的说,没事,我挺好的,走吧。

我说去哪儿?他说回家,睡觉

我扶他回家,楼道里他说,回去吧,我能上去。

我说,好,早休息。转身要走。

老徐哎的叫了我一声,我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老徐酝酿许久说出来非常欠揍的一句话:你女朋友们呢,换了没有?

我笑着说,滚蛋,我女朋友跟我好好的,还有,什么叫女朋友“们”?

老徐乐了,骂我一句就上楼了。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一样  有时候  也和  老徐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