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伤感 > 感人故事 >

美国总统的婚姻之殇

今天早上,我的同事一上班就奉告我,奥巴马夫妇已分居,她有点惊讶,可是在我看来,很正常,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都会为自己老公在大众面前羞辱自己感觉难以接受。
在西方背景下,总统是人,总统夫人也是人,总统夫人也会为自己老公的烂事感觉伤心,醋意大发。美国体制下,更加重视家庭生活,家庭的主体首先是夫妻双方关系和睦。如果夫妻关系不和睦,美国人可能更加采取坚决的措施,比如分居,甚至离婚。
最近我读到了《美国情夫——肯尼迪的政治与性》,上面写道:肯尼迪搞了无数个女人,说实在的跟中国的某些贪官搞了上百个女人,有的一拼,当然人家终究是总统,搞的女人都是上档次的,最有名的就是玛丽莲梦露。我一直猜忌,玛丽莲梦露之逝世与肯尼迪有关(当然我会尽量抽空钻研证明我的猜忌),因为玛丽莲梦露当时过于嚣张了。当一个女人嚣张到要影响其情人的政治生涯时,结局都不太好,比如当年中国总统蒋介石之子蒋经国(后成为台湾“总统”)的情人章亚若自以为替蒋家生了孩子,就可以明目张胆地要挟蒋经国家族,要求明媒正娶,即使蒋经国不会杀他,他周围的人以及蒋介石手下不会杀她吗?肯尼迪搞了无数个女人,大家以为肯尼迪的夫人杰奎宁不知道吗?其实,从书中描绘来看,肯尼迪有些时候是当着杰奎宁的面调戏其他女人,杰奎宁都是当面不说什么,私底下奉告肯尼迪,你要给我点面子。这样肯尼迪才收敛些,这就是所谓政治婚姻的经营之道。杰奎宁跟肯尼迪的婚姻是真爱吗?那就看看,肯尼迪一逝世,杰奎宁是否很快就跟其他人结婚?就像人人称羡的梁思成与林徽因的婚姻,林徽因一逝世,梁思成很快就找了个普通女人结了婚。这都是人人称道的模范婚姻不能说的故事,不是不能说,是人们太渴望在人世间树立一个楷模了,是仁攀类的自我欺骗罢了。
还是说肯尼迪,我详细钻研了《曾经的秘密----我和肯尼迪总统的婚外情》(米米.阿尔福德著)。这个阿尔福德太像肯尼迪之后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情仁攀莱温斯基了。不过,阿尔福德享受到的待遇要比莱温斯基高档多了,比如她可以在肯尼迪布置的公务车上大摇大摆地出现,甚至用私人飞机专门搭载她跟肯尼迪密会。这跟两个总统夫人对总统的处理老公婚外情法子有关。肯尼迪夫人就像当代中国很多夫人所采取的措施一样,只要老公不当着我的面调戏女人就好,这样的婚姻看起来还能够保持下去,只是中国很多夫人采取自我欺骗法子:为了孩子的出路(包括钱途)而不离婚。而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是何等人物?这个人物可以对照一下前段光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薄熙来夫人薄谷开来,她们都非常聪明,也很漂亮,但是越是这样的婚姻越是有问题。关于薄熙来的婚姻问题导致薄熙来政治生命收场一文已经写好了,但由于种种原因,暂不发表。
希拉里是个强势女人,强势女人喜爱的是能够征服她的男人,克林顿的智商不得了,他们俩从智商上来说,很匹配,但是别忘了,搞政治的男人,都是欲望很强的人,一个女人其实难以满足他。而且克林顿的智商实在是高,以至于骗倒了自己的妻子。不过,话说回来,根据《我的生活:克林顿回忆录》,克林顿在阿肯色州当州长的时候,就搞了不少女人,那时候的希拉里还以为是那些女人不正经,因为所谓高贵夫人们往往以自身来评断老公是否在外面搞女人,只要是第三者或者情人比自己差,就自然信任老公的假话。这点还真是无中外文化差异。所以往往是智商高的女人反而在情感生活上很不开心,因为抓到潦攀老公的确实证据时,高智商的女人都会立马崩溃。
再说当年,斯塔尔为了政治的目的搞臭克林顿,而克林顿宣誓说,我没有搞过莱温斯基,而可怜的希拉里也信任了克林顿,这就是女人。直到斯塔尔从莱温斯基闺蜜那里搞到了遗留克林顿精子的裙子时,克林顿才承认确凿跟莱温斯基有一腿。而这时候的希拉里才恍然大悟,这对希拉里的打击何其重!我们说克林顿夫妇最终保留了婚姻,一方面跟希拉里也不是什么好鸟有关,她在外面有私情,这是一种心理平衡;另一方面,这跟克林顿最终敢于承认自己的私情有关,且克林顿搞的女人基本上是背着希拉里有关。
说完肯尼迪和克林顿的婚姻,我们来预测一下奥巴马的婚姻结局吧。
奥巴马是一个民选的黑人总统,创下美国之最。这是让所有美国黑人感觉高傲的地方,他的智商跟克林顿有的一比。不过,这次奥巴马在曼德拉追悼会上玩自拍之所以闹得动静那么大,我想更多的是跟奥巴马自己还不知道他对其夫人米歇尔的危害有多深有关。这对夫妻一直在世人面前扮演着模范夫妻,这其实是一种政治的需要。
这次在当地光阴2013年12月10日,南非约翰内斯堡索韦托,曼德拉官方追悼会上,奥巴马与丹麦首相赫勒宁·施密特交谈甚欢,而奥巴马的妻子米歇尔在一旁脸色难看。这实在是很糟糕的事情。
大家还记得《红楼梦》如何描绘贾家骄奢淫逸的吗?最能反映一个仁攀滥情的是两个章节都写到人逝世后,其后人还在乱搞。一是《第十三回 秦可卿逝世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自己的亲姐祭日,弟弟秦钟居然在铁槛寺调戏尼姑智能;二是《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逝世金丹独艳理亲丧》,在自己的祖父贾敬祭日之际,贾蓉居然调戏尤二姐。这是大不敬的,也是作为人的尊严所缺少的。我们从钻研的角度来说,在祭日打情骂俏的两大章回正好相差50回,这难道是偶然的吗?说的都是贾敬家族这一分支的事情,秦可卿是贾蓉的媳妇,据说跟贾蓉的父亲、贾敬的儿子有一腿,秦可卿逝世了,他的弟弟居然跟尼姑乱搞;贾敬逝世了,其孙子贾蓉居然跟姨娘尤二姐乱搞。这样的家族能不衰败吗?
我之所以拿中国的《红楼梦》来给奥巴马上课,就在于,《红楼梦》是中国长篇小说的巅峰之作,也是全仁攀类的伟大著作,,其成就绝不亚于莎士比亚(这是我要证明的),还想奉告奥巴马,你在同样曾经是黑人总统曼德拉的官方追悼会不但不严肃,而且还跟一个外国女总统公然嬉闹,这无异于在红楼梦所描述的亲人祭日亲属乱搞有的一拼。我想,这不仅让同样也参与了曼德拉追悼会的夫人米歇尔非常难堪,也让那些曾经的选民感觉了某种羞辱。这比之于克林顿性丑闻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但我觉得奥巴马可能难以想到我们上面说到的这些感受。一个人的伦理看起来跟一个人的成功无多大关系,但是若某种伦理牵涉到仁攀类共同价值观,这就是人神共愤的事情了。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我听说奥巴马夫妇闹离婚,一点也不感觉奇怪了。
每个人都不可能在伦理上是完美无缺的,但千万不能缺少仁攀类所共有的一些重大伦理观,因此,我热诚地愿望奥巴马总统能够真正检查自己的行为,否则,他的婚姻迟早要破裂而无法挽回,而不仅仅是所谓的分居。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婚姻  之殇  美国总统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